• 如果套用谢亚龙当年“孙悟空的产权是谁的?”理论,朱广沪顶多是国足总经理,谢亚龙是法人代表!国足的产权无疑是谢亚龙的!  朱广沪把国足弄破产了,赔了血本。
  • 调节基金专项用于支付各种不可预见情况下的奖金支出风险、调节浮动奖奖金,以及设立特别奖。
  • 国足主帅福拉多昨天表示:“我们将利用这四场友谊赛逐步调整自己的状态,以最佳状态出现在首战伊拉克队的比赛中。
  • 尽管澳大利亚队没能进入八强,不过让最终夺冠的意大利队只能靠最后时刻一个有争议的点球晋级,足以说明他的指挥能力。